崔立
  大山一直覺得自己的運氣不太好。
  下海好些年,他的生意一直不順,做什麼虧什麼。這讓他懷疑,自己當初的選擇是不是錯了,也許自己天生不是做生意的料。大山以前在廠里當工人,每天朝九晚五,勤勤懇懇地上班加班,收入也不高。看著別人下海賺了錢,大山眼一紅,咬咬牙也辭了職。
  午飯後,大山走上街頭,看著來來去去的人群,有些茫然。生意不好,讓他不能不犯愁。人海中,他看到一張熟悉的臉龐。那是孫師傅,大山在工廠上班時,一直是他的徒弟。“師父!”大山叫了聲。孫師傅抬起頭,一開始還不太認得出來。看清了是穿西裝而不是工裝的大山,孫師傅說:哦,你是辭職下海的大山。
  大山緊緊拉著孫師傅的手,請他去一旁茶室小坐。包間里,大山一邊喝茶,一邊聽師父說廠里這些年的變化。“很多像你一樣的青年,都耐不住寂寞紛紛辭職到外面發展。我就不動這個心思了,快退休了,準備回家頤養天年。”孫師傅微笑著,問大山:“發展得還不錯吧?”
  大山被碰著痛處,也不怕師父嫌自己無能了,吐出實話:“師父,現在做生意太不容易了。以前在廠里,看著別人下海後大賺特賺,我覺得輕鬆,輪到自己乾,就發現不是這麼回事……”
  聊天間隙,大山出去給大剛打了個電話。大剛是大山以前的同事,也是孫師傅帶的徒弟。兩人同時下海,大剛的生意比大山做得好些。大山說:“大剛你來一趟吧。”“有啥事?”“你來就知道了。”
  大剛來了,才知道大山是找他和師父一起敘舊。他只衝孫師傅點點頭,坐下沒多久就找個理由走了。
  大山跟孫師傅聊了整整一下午,還覺得意猶未盡,又約定了下次見面的時間。分別時,大山硬塞給孫師傅五百元錢。
  “你這是乾啥,你也不容易。”“師父,這些年我都沒去看過您,您要是不收,就不把我當徒弟了。”
  過了幾天,大山出門談生意。先找某公司的劉總。明明一周前就約好的,劉總卻不在,秘書說他出差了。
  在另一家公司,大山說著自己的發展計劃,對方聽得心不在焉。“對不起,你說完了嗎?”“還有一些細節。”“要不下回再談吧,我還有個會。”
  最後一家可能的合作伙伴是個大公司,實力強勁又是業界權威。已經心灰意冷的大山咬著牙走進去,見到事先約好的黃總。出乎意料,黃總對大山十分客氣,對大山的情況也很瞭解。談話進展順利,黃總最後說:我對你有信心,我們集團新近有個項目,我準備請你一起合作。大山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“黃總,您說的是真的?”黃總笑了,“當然。我知道你有實力,也相信我一個長輩的推薦。”
  “誰啊?”大山想不出來。
  “你有一個師父姓孫,他是我舅舅”。
  短短一年,大山的事業火起來。
  大剛來看大山。氣派的辦公樓、豪華的辦公室讓他不住贊嘆,一臉艷羡。
  “哥們,你一直說自己運氣不好,我看你運氣不錯嘛。”
  大山微微一笑,“是啊,挺好。”  (原標題:運氣)
創作者介紹

fishing

ys97yszjq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